主页 > www.292888b.com >
数字音乐市场开垦不易适用《反垄断法》规范市场需审慎
发布日期:2019-09-20 06:54   来源:未知   阅读:

  四是《反垄断法》规制的不是市场支配地位本身,而是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那么,何谓“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反垄断法》第十七条列举了几种类型,包括“没有正当理由,拒绝与交易相对人进行交易”“没有正当理由,限定交易相对人只能与其进行交易或者只能与其指定的经营者进行交易”等,但无论何种表现形式,都需要满足一个实质要件,即必然产生排除、限制竞争,损害消费者等公共利益的后果。

  在音乐市场的独 家授权是否构成潜在的排除、限制竞争的纵向垄断协议?基于《反垄断法》第十四条可知,应受规制的纵向垄断协议包括:(一)固定向第三人转售商品的价格;(二)限定向第三人转售商品的最低价格;(三)国务 院反垄断执法机构认定的其他垄断协议。显然,版权独 家许可不属于前两种情形,是否属于第(三)种未指明的弹性情形,仍然要寻求依据。由《反垄断法》第十五条及刚刚出台并施行的《禁止垄断协议暂行规定》第十三条可知,垄断协议(尤其是第三种弹性情形)的认定已经由本身违法原则走向了合理原则。所谓本身违法原则,指只要行为满足法律描述的外在表现即受规制,无须考虑个案具体情况加以权衡。所谓合理原则,指不能仅凭行为的外在表现予以认定,而应当根据个案具体情况,由执法部门或反垄断诉讼中的原告举证证明被诉行为存在排除、限制竞争,损害消费者等公共利益的后果。从本身违法原则到合理原则的全面转变,不仅仅是一套法律规则的修订,更是整个《反垄断法》的价值观与方法论的兴替,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无论是理论界还是实务界,都是大势所趋。

  以正当手段排除、限制竞争对手,自古就是市场竞争的常态,不受《反垄断法》规制。知识产权是基于研发创作投入而获得的优势地位,该竞争手段无疑是正当的,所以评价垄断协议正当与否的关键是看其是否损害了以消费者为代表的公共利益,恰如市场监管总局反垄断局相关负责人所说:“要将维护消费者利益作为反垄断执法的出发点和落脚点。”首要问题便是如何界定“消费者”?顾名思义,消费者即使用、消耗商品并为之付费的人。是公众愿意为能够听到更多更好的音乐而支付一定的对价来回报创作者、经营者,还是公众都只想贪小便宜,不愿意为享受商品或服务付费甚至连多下载几个App并在App之间来回转换的成本都不愿投入,从而导致涸泽而渔、劣币驱逐良币?众所周知,知识产权制度的创立初衷不是为了增加个别人的财富,而是借助激励机制让智力创造成果更好更丰富,从而惠及消费者乃至整个社会。因此,让所有商品无差别地竞争,并以尽可能低的价格乃至免费提供给消费者,看似是在帮助消费者,实际上是对商品或服务“注水”,并不能长久为消费者提供物美价廉的商品或服务。

  参照国外执法经验,尚未有哪个国家以《反垄断法》规范在线音乐市场,相反,美国、欧洲等国家或地区还在不断反思和检讨其之前针对音乐版权的限制(如法定许可),从而回归到自愿平等协商的轨道上来。面对以技术快速迭代为特征的互联网环境下的动态竞争,笔者认为需要一贯坚持“国家鼓励和支持互联网等新经济业态的发展,反垄断执法机构坚持包容审慎的原则,依法对互联网新经济领域开展竞争监管”。(文/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熊文聪)